【莫毛】魇魅 01.

魇魅 chapter01.

 

穆玄英裹了裹单薄的外套,一个人走在下夜班的路上,他是位新人电台主播,以温润清朗的嗓音,幽默的谈吐以及健康帅气的外表赢得了一批加班OL的青睐,成为最近网络上有些名气的小鲜肉,而公司为了趁热捧人,专门开了档晚间10点到11点的音乐节目给他,一份信任一份重量,穆玄英并没有因此感到骄傲,而是兢兢业业地想把工作做得更好,于是在节目做完之后,再忙活一些收尾和第二天的准备工作,他每天差不多要快1点才能到家,所幸租的小公寓离单位挺近,攒钱买车的计划倒是也可以慢悠悠的进行。

入秋的夜晚温度已经开始不怎么讨人喜,叠加上饥饿debuff的穆玄英感觉自己全身的热量正在光速的流失着,他缩了缩脖子,无意间瞥到了前方拐角处的一幕景象。

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正背对着他,站在拐角路灯灯光与黑暗的交界处,盯着墙壁不知道在干嘛,估计是什么醉汉不讲文明的随处方便,即使在大城市这种情况也屡见不鲜,穆玄英迅速收回视线,慢慢走过去的时候又感到某丝异样,于是在正好走到跟那男人同一水平面的时候侧目了过去,结果这不看还好,这一看突然让他心里瘆的慌,之前离得远,所以他先入为主这是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可距离如此之近照理说他应该能看见那男人的半张脸,但现实是他仍旧只看到了一片漆黑,或者说那好像根本不是一个人,只是一团黑黢黢的东西,颜色暗沉的犹如化不开的雾气。

穆玄英算是个挺唯物主义的人,但那团人型而高大的东西却让此刻的他产生了些许恐惧,他再也不敢乱瞧,只是加紧了步伐,像被什么人在后面追赶似地小跑了起来,他想他总算能明白走夜路的女孩子们的心情了,可这不应该啊,他平时并非是什么胆小之人,而今为何心里就像绷了跟弦似的,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一定是夜晚太静,静的令他一个大男人也开始胡思乱想,穆玄英跑着跑着突然停了下来,而他的心跳也跟着脚步漏了一拍,晚风的凉意从他的后脖颈攀爬了上来,仿佛一只冰凉的手般对他不怀好意,他突然意识到了某个很关键的问题,为什么那么安静?从刚才走到现在,这条街上没有一辆车,一个人,只有他自己…

在这大城市的夜晚,远处没有一辆车压过地面的声响,没有一声狗吠,连风都是没有声音的…穆玄英额上的冷汗有些不可控地冒了出来,他情不自禁地深呼吸了下,他生怕他会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见。

现下的情况实在太过反常,他都不确信自己走的还是不是每天熟悉的街道,但无论如何杵在原地也没有意义,稍作镇定了几秒,他便头也不回地往自己的公寓跑了起来。

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刹那,他脑中还冒出有只手突然伸出来阻止门关闭的画面,但好在那只是看了恐怖片的后遗症,现实中并没有那么戏剧性的情节。是不是最近有点太拼所以导致自己累出毛病来了?穆玄英靠在墙上捋着留海认真的想到,回去赶快洗个澡睡觉,明天天亮就什么事都没了。

听到叮的一声动静,穆玄英拖着疲惫的身子出了电梯,他的家在走廊末端,一路上声控灯随着他的踩踏一盏盏亮起,他摸遍全身的口袋搜寻钥匙无果,正感到要糟心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家的大门根本就没有上锁。

要不要那么倒霉?!难道今天黄历上写着他犯冲?这门到底是他出来时就没锁,还是家里已经遭窃??他小心翼翼地推了把虚掩的大门,门缝里冷冷的空气流动令他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而这时,身后的声控灯也逐一熄灭,黑暗像活物一般慢慢向他踱步而来,最终笼罩在了他的周身。

身边没什么可以用来防卫的工具,穆玄英没料想到竟然有一天他进个家门也要提心吊胆的,想想现在已经快凌晨一点,贼不可能还留在家等着他一起吃夜宵吧!于是提了口气,悄悄摸索了进去,并且在第一时间内打开了玄关处的吊灯。

光明的到来总能令人感到片刻的宽慰,他站停等待了两秒,没听到家里有什么其他动静才又跨了几步进去,小公寓本身也不大,一厅一室一卫,很适合单身小青年的配置,他迅速在小厅中环顾了一下,器件家具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看着也还算整齐,或许真的只是他多虑了,只是他今天恰巧出门没带钥匙没锁门而他又幸运的没遭窃,呵呵,这么巧合的事说给谁听都不会觉得很正常!

穆玄英还在思忖,眼角余光就已先捕捉到了一个转瞬即逝的黑影,不对!家里真的有人,而且就在他的卧室里!!

心脏擂鼓一样的大躁了起来,穆玄英大喊了一声谁,立马抄起手边靠墙的扫帚就往卧室里冲,怕你不成!他在校体育成绩一向杠杠的,要带家伙制服个小偷难道还没8成胜率嘛!说时迟那时快,在他冲进卧室的第一步,脚边就传来一阵疼痛。

靠,竟然玩阴的!在快被绊倒的刹那,穆玄英急用腰力使自己翻转了过来,他卧室小,在门口跌跤可以直接跌到床上,他不怕背面受力被摔,但绝不能把背留给敌人,他的反应能力相当快,在摔倒时已做出了准备用脚踢人的反应,可没想到来人就像有读心术,应对能力也丝毫不逊于他,直接整个身体扑上来以自身重量压制了穆玄英的腿和上半身,扫帚杆挺长但不利于近身搏斗,那人的擒拿工夫似乎也不弱,用穆玄英企图反抗的力气转而压制住了他,致使扫帚柄卡在两人胸口处不上不下谁也动不了分毫。

穆玄英正想开口对峙,再怎样气势上也绝对不能输,可不料压他身上的人竟还有空抽出一只手来捂住他的嘴,口鼻的气息受制,穆玄英呼吸不畅的同时内心也是一惊,一般小偷在被发现后多数会卷财物逃跑不做多余争斗,这人倒是反其道而行,不仅主动攻击还出招狠绝,要不是蓄意犯案恐怕就是个本性凶蛮之人。

“别乱动!别呼吸!”耳边突然传来那人低哑的警告,穆玄英挣扎不及反而一愣,别乱动他能理解,但别呼吸是什么情况?谁会乖乖听他的等他来谋财害命,他又不是傻子!

穆玄英正欲继续反抗,但下一秒他就突然不动了,并不是他不想动,而是某样事物的出现令他忘记了动作,他现在仰面朝着天花板,透过压在他身上的人的后脑勺,他看见了除他们之外的第三个人的面孔…… 

准确的说,那里只有一张脸,就好像艺术馆里嵌在墙壁上的人脸面具,突兀地出现在了他家的天花板上。但让穆玄英全身肌肉绷紧的并非只是个死物,那张脸空洞的眼眶里没有眼球,可给穆玄英的感觉就是它在盯着自己,似乎也在疑问他是个什么存在一般。

那张古怪的脸随着它的下落显得越来越巨大,穆玄英早就忘了他被一个陌生人一直压着的事实,而是不停用眼神向他使着眼色,喂,你看看你后面!看后面那是什么鬼东西啊!!

他一直试图向那男人传递危险即将来临的信息,可那男人就是死摁着他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

紧张到了一定程度,思路反而变得异常清晰,就在那张脸越靠越近,它诡异的嘴角越咧越大的时候,穆玄英想起男人的话完全闭住了呼吸,而就在那一瞬,怪脸的表情凝固了,它像突然找不到目标的盲人,四处张望了起来。

脸的后面拖着一些长长的烟絮,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就是它的躯干部分,这部分已经完全从墙里分离了出来,在他们二人头顶形成了一团烟雾缭绕的情景。

又过了差不多半分钟,怪脸似乎完全失去了寻找的兴趣,在穆玄英快要窒息心脏停跳的前夕,拖着它长长的尾巴从卧室窗口飞了出去。

它前脚刚走,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后脚也动了,他一个跃身而起,第一件事就是将穆玄英家里每个房间的灯打开,然后跑去厨房里捣鼓了一会,出来后便在他家的房门和墙壁上涂涂抹抹开了什么。

那男人做的一气呵成,都没留给穆玄英问他为什么那么做的时间,而另一方面,穆玄英还没完全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脑子里还处于比较真空的状态。他长那么大从未见过那么诡异的事情,一晚上经历的几件事令他的三观都开始产生了动摇。

气息逐渐从刚才的慌乱中平稳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正背对着他,在他墙上画着奇怪图案的男人试探道:

“刚才那是什么…你又是谁?怎么会在我家里?” 

一头黑长直的男人闻言转了半个脑袋过来,柔顺的头发顺着他的动作半搭在他的肩膀上,遮住了一半他俊美却又苍白的面庞,

“这是我的问题才对,为何你会在这里?”

“这是我家啊,我当然会在这。”私闯民宅你还有理了?

“你家?”男人的神情中似乎带着某种鄙视,“你难道不觉得这里很不对劲么。”

“……”这倒是事实,从他刚才下班回来他就感受到了这一点,穆玄英望着墙上鬼画符一样的图案,更加不安了起来,“你看起来似乎知道些什么,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么?”

长发男人有听没听的将他卧室的窗帘全拉上以后说道:“你还记得多少?”

“你指什么?”

“你今天做了哪些事?”

“今天?我做完节目就回家……”穆玄英脸上的血色随着他的话下去了一半,他猛然觉察到,他今天的记忆是从那条街开始的,说是做完节目,可他今天做过什么节目,放过什么歌,和什么人说过话他完全没有印象,脑海里空空如也,完全找不到半点踪迹可循。

从穆玄英的面色上已经猜出7,8分的莫雨继续道:“这里不是你所熟知的世界,更像梦境却也不完全是梦,和现实世界平行却也有交集。我倒是好奇你是怎么进来的?”

对于男人天方夜谭般的说辞穆玄英还非常不在状态,但综合刚才经历,他心里多少也有些没底,面前的男人从刚才起就占据着主导权,而谁又能保证他是值得信任的或者不是在引导他思维什么的呢?

鉴于自己心理素质还不错,穆玄英飞快的冷静了下来,询问道:“照你话的意思,你所谓的世界很难进入?是需要什么特定条件的人才可以吗?”

问题被抛了回来,莫雨微眯了下眼,对穆玄英眼下还没丧失思考能力有点意外,

“没错,

能进这个空间的,

只有死人。“


评论(5)

热度(38)

© 溺水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