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魇魅 02

Chapter 02


  穆玄英有点懵,他承认这回答把他给唬住了,对面男人带来的信息量太大实在令他这等凡人承受不来,什么意思?他是想说他已经变成了鬼,这里是三途川驿站,等会男人就该从厨房里端碗汤出来劝他喝了不成?

  这厢还在颠覆有生以来的认知,莫雨那边已经开始自顾自地翻箱倒柜了起来,他需要更多线索,有关穆玄英和他为何会出现在这一地点的线索。 

  “不对,你会奇怪我在这,不是因为我是鬼,而正是因为我是活人你才好奇的不是吗?而且你刚才对我说‘不要呼吸’,你肯定知道我是活人才那么说。”不说想的有多明白,但起码经过刚才那会儿推论,穆玄英到也说出了个自己比较能接受的理来。

  “这里有太多似是而非的东西,不可信。”

  “……”对方一句话就击碎了他刚建立起来的丁点信心。生死是大事,或许因为他保留的记忆不多所以多少有些状况外,但这种残酷的事实是任谁都不可能轻易接受的。

  “难道你就能那么爽快的承认自己已经死了?还有…你能不能稍微注重下屋主的隐私……“看见莫雨当着他的面在翻他内衣裤的抽屉,穆玄英一脸尴尬地走了过去。“你到底是在找什么…”

  空空如也的衣柜呈现在他的眼前,穆玄英惊讶地跟着翻了好几个储藏盒,里面却无一例外。“这是怎么回事?我的东西呢?“

  “这里是现实的一部分,但并非全部,也有些需要强烈意念和有强大磁场的才能形成有形之物。“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我比你早接触到很多东西,总不能光等着坐以待毙。“

  男人似乎长他几岁,说话语气间带着份不容置疑的笃定,虽同样处在困境,却更多一份可靠和自信,穆玄英虽然还在质疑他的身份,但潜意识里却也滋生了一股没来由的安心。现在唯一能肯定的便是,男人和自己的立场应该是一致的,比起问为什么会在这里,还不如一同协力解决如今的处境。他和他有相似的地方,那就是不会放弃对生者身份的坚持。

  在进行了一番彻头彻尾的搜索之后,他们好不容易在客厅的书桌里发现了一张旧照片,背景不知是拍摄关系还是其他原因显得比较模糊,隐约能看见一扇写着XXX孤儿院的大铁门,而铁门前则是两个手拉手站立的小男孩。

  岁月的痕迹将照片打磨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估计不是什么好天气里照的使得整张照片的色泽有些晦暗不清,孤儿院应该是建在山腰上,远处遍布的绿色中有着一大片红艳艳的花圃,两个男孩身形清瘦,面色上都有着不同程度的苍白,但他们的手却是牢牢地攥在一起,就好似是在防备什么人要把他们分开一般。

  “这应该是我吧。“穆玄英指着两孩子中年纪较小的那位说道,可悲的是他连自己小时候啥模样他都记不起来,但那双比较有特色的桃花眼倒是辨识度很高,而旁边那位…他把照片举在莫雨脸旁比较了一下,”眼神凶狠,眉尾有些吊的感觉挺像的。“

  对莫雨毫不顾忌的描述被某人大咧咧地忽略了,莫雨虽面有不善,却也只把关注点放在了照片之上,他沉默了,不知是在理头绪还是仅仅是在发呆。

  “你知道有关这张照片的事么?虽然直到现在才问有些晚,还未请教你尊姓大名?“

  “莫雨。“

  男人的态度倒是比之前干脆不少,不知其中是否有照片的功劳,“我叫…毛毛。“想来两人若当真关系匪浅,那说出小名会不会让对方更有印象?

  “你的名字和小狗一样。“

  “…我有大名,叫穆玄英。“结果对方不领情。

  “你说我们是不是在现实里认识?而且你跟我一样,记忆也不是很完整吧?“

  俗话说知识就是力量,在这个地方知道的越多就越有话语权,一旦透露出无知,就会受制于人。穆玄英那么一提却也不是因为他想计较什么,而是得知自己有个差不多情况的战友,能有人在这莫名而孤独的世界之中共进退,也是值得欣慰的一件事。

  莫雨从刚才起就独自琢磨着事,直到此刻才终于将手中的照片放下,

  “我来这里是为了救一个人。“

  他说这话时看着穆玄英,穆玄英会意道:“你是指…这人有可能是我?“

  “也许是也许不是,来这的人似乎记忆都有所缺失,我有我的目的,但却不记得个中细节。“

  这问题的确挺棘手,“听你之前所说,这张照片应该是我留有强烈意念的东西,就说明它对我很重要,而那里面的男孩若真是你,我想我们应该从小就认识,出自同一家孤儿院,你有可能是我的亲人、兄弟,亦或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你怎么不说是恋人。“

  “啊?恋人…?“莫雨嘴边噙着一抹笑,有些玩味的表情调侃多于真心,但这是他第一次对穆玄英笑,英挺冷峻的眉眼被柔和了棱角,煞是好看,几乎让穆玄英都快忘了他在被调戏的事实。

  “我好像…不记得我有这方面的兴趣。“终于迟钝的反应过来,面上才有些微赧。

  好在莫雨也只是临时起意,并未有继续这话题的意思。

  “那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你好歹有你的目的,而我却是两眼一抹黑,完全摸不着北。“

  “继续找下去,把记忆一块块拼凑起来,也许你就会知道来这的用意。“

  “我们是不是可以从孤儿院开始着手?“没错,线索还不算完全断了,这张照片上背景的建筑物就是很好的搜寻方向。

  “那我们怎么去找?“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到时候是什么时候啊?喂…“话还没说完,莫雨已经提脚离开了原地,说是太雷厉风行还是爱装酷,总之说话总爱说一半的毛病让穆玄英不太适应。

  还当他要去干嘛,结果只是去厨房把自己一边的手套脱了,穆玄英还想着要继续追问些什么却在看到他一手的鲜血淋漓后瞪大了眼睛。

  “你受伤了?!“处理粗糙的绷带混着血污在掌心形成浓重的深色,可窥见的空隙间布满着丑陋的疤痕,似乎有新也有旧。穆玄英突然想起他在墙上涂的那些图案的颜色,讶异了:”难道墙上那些标记都是你用血画的??“

  莫雨没有反驳,刚才时间紧迫,他处理什么都是匆匆忙忙的,现在终于想到再不弄他这手可就得废了。


评论

热度(21)

© 溺水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