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魇魅 03.

Chapter 03


  穆玄英抢先一步接过他的活儿,小心翼翼地帮他在水池里清洗起了伤口,庆幸水在这世界还没被掐的同时,他对莫雨如此对待自己的行径也是深深地皱起了眉头。“那图案作用很大吗?一定要用血画才行?“

  靠过来的温暖身躯,望着他的伤口脸上煞有其事的表情,莫雨很不解眼前人的行为模式,说他天性凉薄也罢,嘴中吐露出的字眼带不上半点温度:“你是怕我出事无法带你出去?“

  这人还能不能听人好好说话了,不但戒心重,还爱曲解别人的好意,惹得穆玄英也有些不快:“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管我们现实里是不是相识,就算今天刚认识,我也一样这态度。你说的也没错,我现在基本是个束手无策的状态,所以我走哪都还得多靠你啊大哥,如果那种图案必须用血画,下次用我的。你这手…你怎么能如此乱来。“

  手边没有干净的毛巾,穆玄英把自己的长袖外套脱下来捂了上去,现在皮开肉绽的地方还在往外渗着稀薄的血水,等下结痂了再扯条袖子帮他绑上去好了。

  奇异的空间,偶遇的两个人,生死未卜的现状,唯有手中彼此的温度如此奢侈,他们二人无话,明明不该是休息的时候,却任凭分秒在流逝,只是为了共享这一刻的静怡安详。

  “那东西叫魅,攻击性不强但被缠上身会很麻烦,我画的那些咒印可以防止它们靠近,但只有用我的血才有效。“

  打破沉寂的是莫雨的声音,穆玄英为他终于肯沟通合作而感到高兴,“我觉着你现实里肯定是个道士或者驱魔师之类的,如此宝血一定得省着点用,否则你要是在找到你要救的那个人之前就挂了,而那个人恰好是我的话,我一定会嘲笑你。“

  他也不是非常自来熟的人,可在面对莫雨时总有份熟稔的亲切感,也许是共患难的同僚之情,也许是别的,他就是觉得自己那么跟他瞎扯逗趣并不会有何不妥。

  “我们该走了。“莫雨没有接茬,机械性地指明下一步的计划。

  “这栋楼是不是只有这些线索,会不会还有和我们一样的活人留在这里?也许我们该找找,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是多一份力量还是多一个累赘未可知,而且出了这道门谁也护不了你周全。“

  “我很能打的,当然,前提对象得是个人才行…“言下之意很明确,穆玄英只能不服气的撇撇嘴。

  仿佛为了印证莫雨的决定有多正确一般,穆玄英推开了临近两户住户的家门,同样没有上锁,而里面的景象竟然和他家里一模一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现实与虚幻互相重叠扭曲着,这个地方也许比他想象中还要复杂许多。

  既然知道此处危机四伏,怎样下楼也成了个问题,电梯和楼梯看着都不靠谱,穆玄英开玩笑地说不如他们直接跳楼看看,反正是非现实世界,搞不好还能发现他们有飞翔这一技能。

  莫雨只是以一种看傻瓜的表情看了看他,然后先行一步走入了电梯。

  穆玄英住的楼层不低,为了讨个好口彩专门挑了要发的18楼,而今恐怕是弄巧成拙,这阴间的18层可不是什么好说法。

  破旧的电梯里白炽灯明明灭灭,要不是有人在身边壮胆,穆玄英真不知道这玩意将会把他带至何方,而很多时候人就是越担心什么越会来什么,电梯在某一楼层突兀地停了,穆玄英全身一震,抬头看了看指示的14层。

  “……雨哥,电梯停了…”他们这栋楼压根就没有14层!一般大楼对这数字都是直接跳过的啊!

  门开了又关了,没有人进来,也没有人出去,仿佛这就是个凭白冒出的错误。但穆玄英吸取前两次的教训,全身还处在非常戒备的状态,他转头看了看莫雨,他那淡漠的神情和一切与他无关的气场简直令人心焦。

  残破的铝合金板在电梯下落的过程中发出细微的脆响,年代久远的关系,它的表面被一道道刮痕和污浊所覆盖,穆玄英望着上面反射出的他们两花白的身影愣怔了片刻,然后突然飞快地勾住莫雨的手臂闪去了一边!

  就在刚才,他看见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就紧挨在他的身边,伸出竹节一般细长干枯的手正欲搭在他的肩膀上,但电梯里根本就不存在这第三个人,那就是说它也是那种东西咯!

  说是勾手臂,穆玄英这一拉可是下意识用了狠力的,虽然没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但他其实相当的紧张,莫雨看着自己被篡的死紧的手臂到也没说什么,内心甚至还有些许觉得不赖。

  “我们…得让让老人家。”穆玄英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着莫雨说道,那只在墙壁反射中显形的老人似乎也是听见了,沟壑纵横的脸朝着穆玄英的方向笑的万般诡异,两个黑洞洞骷髅般的眼眶里不断地在向外散着黑气…

  到了一楼门开之后,穆玄英拉着莫雨飞一般的逃了出来,回头确认那鬼气森森的老人没有跟出来才压低嗓音在他耳边说:“你刚才没看见那个老爷爷吗?!那是不是你说的魅??”

  “那只是一般的地缚灵,老房子总有一些,很正常。”

  “你真的一点都不怕?你站那都快成一尊佛了你知道吗!”被莫雨淡定的模样所感染,穆玄英一身冷汗地长吁了一口气。

  莫雨也觉得普通人要碰到这种事铁定是该紧张,但他的肾上腺素就是不配合,怎样也无动于衷,或许穆玄英说的他是道士或者懂点玄术之类的事是真的,人间与阴间于他无异,哪里都一样,哪里都是地狱罢了。

  这个想法的冒出令他自己也有些意外,想必他的现实很严酷,否则又怎会产生出哪里都是地狱的念头?利索地从口袋里拿了一根烟出来给自己点上,青烟在寒冷的空气中四散而去,有种无依和孤寂之感。

  “雨哥,那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去孤儿院呢?你别告诉我这里有公交车,我宁愿步行。”叫穆玄英的青年眼中满载着希望,一看就是个很乐观向上的类型,是这黑夜之中唯一能驱散寒气的存在。为什么他们会相遇,照片上的小男孩是不是他自己?而他要寻找的是不是就是眼前人呢?

  “来。”莫雨伸出手抓住了穆玄英的手腕,将他从建筑物里带到了他来时的那条大街上,

  “从何处来往何处去,尘归尘,土归土,往生者安宁,在世者重获解脱。”

  莫雨的声音变得有些飘渺,自从穆玄英重新踏入这条街开始,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像灌了铅一般沉重,要不是莫雨一直拉着他,他都想直接跪在地上。

  “雨哥…我头有点晕…”先是周围的景物,而后是莫雨的身影都渐渐在视野中模糊了,糊成了一团斑斓,像调不匀的色彩盘。

  “想想你要去的地方,下一次等你醒来…往前走…”

  穆玄英的腿脚渐渐没了知觉,踉跄一下便跌进了莫雨的怀里,他知道自己这是要晕过去,可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弄明白,对莫雨也有太多的疑问想去搞清。

  “雨哥…那你呢…我要跟你…一起…”

  “……有缘,自会再见…毛毛。”

  耳畔磁性的嗓音渐趋遥远,头脑即使沉重无比也无法掩盖当他听到那人叫他小名时的悸动与雀跃,好像很早很早以前,就有那么一个人用温柔的声音这样唤着自己,他是谁,到底是谁?

  ……

  还来不及想更多,穆玄英的意识便沉浸在了一片黑暗里。


评论

热度(28)

© 溺水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