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魇魅 04.

Chapter 04.


  穹顶之下,女孩飘散的乌发间是她触手不及的炽热光芒,纱质的裙摆张开的模样仿佛一朵盛开的莲花,周围彩色玻璃上的天使们也是这般坠入凡尘,可惜,她却少了一对翅膀。

  穆玄英再次睁开双眼时,那刺眼的阳光令他一时恍惚了精神,周遭景物切换的速度太快导致他有些如梦似幻,他现在究竟身处何方?

  鞋底下是松软的泥土,鼻息间充满了青草的清香气味,和刚才深夜的寒冷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穆玄英发现此时他正站在一条山野小径之中,从地面情况来看,虽偶有人踏足的痕迹,却不是什么正规的道路。

  莫雨果然已经不在身边,本以为他们已结成了命运共同体,但现在想来或许是自己太一厢情愿了。一张照片的情谊,还无法确定的关系,他似乎对这个刚见面没多久的人给予了太多的信任和依赖,自嘲一下可以说是紧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不放,但心间那份奇怪的失落却也无法轻易释怀。

  不过莫雨有个观点他很赞同,那就是不能光等着坐以待毙,无论今后他会遇见什么,他都不能就此停下。振作了下精神,穆玄英沿着小路而上,往那座古老的山间孤儿院走去。

  他不知道为何他每次出现都是在一条路中间,或许其中有什么必要联系他还没摸清,这个世界运作的原理到底是随机的还是有规律可循?一边琢磨着,他一边已经能窥得那座建筑物的一角,竟然还是座欧式建筑,黑漆漆的砖石墙中镶着褐红色的瓦沿,肃穆中不失一种张扬的妖异。

  他本想加快脚步,但却在下一秒急刹住了,路旁的灌木丛中,那个全身通黑的人型东西正直挺挺地站立那里。

  穆玄英握紧了拳头,敌不动我不动地站在原地观察起了它,虽然之前那次它并没有什么行动,但只要是这世界的住民就难保不会有什么危险。

  上次只是匆匆路过没仔细看,这次在艳阳天下,它全身仿佛能吸收光而不反射一般,没有声息没有动作就只是纯粹的黑暗。但上次只是侧面,这回它是正面对着小路,它高达近2米的身高和魁梧的身形令穆玄英产生了很大压力,物理攻击如果不行,他只有被单杀的份。

  可等待了半天,那黑色人型就只是像块石头那样坐落在草木间,风吹过也带不动它一丝分毫,穆玄英全身绷紧的同时慢慢地挪动脚步,等一越过它的视野范围后便撒开丫子就跑,回头看过去它也并没有追来,依然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像个不协调的雕塑品。

  穆玄英喘着粗气直接跑到了孤儿院的大门前,没有打理很久的花圃里东倒西歪着不知名的植物,生锈的大铁门上稍微一碰就掉落下一堆碎屑和灰尘,近看这座建筑物还是有些宏伟可言,只是历史的足迹令它也平添了一份阴森可怖。

  他真的要一个人进去吗,他现在充其量就是块行走的肉排,这个世界多得是未知和难以应对的东西。他在外围匆匆扫视了一遍并没有多大收获,于是最后还是一人站在了主楼的大门口,他踯躅地望着门上蛛网密布的铁锁,试探性地伸了只手过去,那小孩手臂粗细的铁链在他的触碰下竟一秒就灰飞烟灭。

  很好,看来这地方挺欢迎他的…穆玄英此时却只有想哭的心情。

  “啊——!!!”一声尖锐的叫声划破长空,穆玄英的手像被烫着一样收了回来,但很快他反应过来这声音是从建筑物里发出来的,就立马用足力气推开了厚重的大门,没听错的话那是个小女孩的的尖叫声,这里是不是有活人?!而且正好处于危险!

  随着大门的开启,尘土逸扬成一排灰蒙蒙的雾墙,第一时间阻挡住了他的视线。

  “有人吗?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宽敞空荡的大厅中回响着他一人的话语,似乎刚才只有他才是干扰这片宁静的罪魁祸首。

  他小心谨慎地往里走了几步,借助外面的日光,环顾了下大厅的情况,除了一些较远的暗脚他看不真切,中厅的形貌已渐渐地映入眼帘。

  室内的装修比起外部倒是朴素不少,上好的红木地板虽然历经岁月洗涤,却也不失它坚实的质地,穆玄英一步一顿地慢慢往里深入,来到了大厅中最为明亮的一块地方。

  抬头望去,顶部有一个半球形的玻璃穹顶,此处的采光丰盛亦是拜它所赐,一开始还以为这是所教会式的孤儿院,既然是外国人的建筑总该有些圣经色彩的装饰,可没想到玻璃顶上的图案竟是一朵中式庭院里的荷花,花瓣尖角还有淡淡的粉色,做的可谓是极其的栩栩如生。

  穆玄英抬头看久了那图案只觉得被光芒晃晕了眼,再回过神来才反省自己竟然已经呆立了那么长时间,那个小女孩究竟怎么样了?

  雕花的扶手就在他面前不远处,穆玄英发现原来这厅的正中间是一座盘旋而上的旋转楼梯,不要问他为何不在一楼多搜索片刻,因为这屋内的光源只有正中的一束,而他手头又没有其他发光之物,所以在这种地方在黑暗中乱摸索可称得上是种非常不明智的行为。

  穆玄英回头看看正厅敞开的大门,心想若有危险起码还有个后路没有堵死,便鼓了鼓勇气,踏上了第一格阶梯。

  “啪嗒啪嗒”耳边有两声细小的动静传来,穆玄英紧张地转了转脑袋,却是什么也没有看见。

  他自觉他现在大有草木皆兵的状态,于是深呼吸了下,继续朝高处迈进。

  主楼的楼数粗望下来并不多,但层与层之间的距离却是较之一般大楼要来的高,顶光能涉猎的范围还是有局限,穆玄英眯缝起眼才看清二楼的大致构成,那是几间教室,以楼梯为中心环绕在四周,而临他最近的,是一个叫活动室的地方。

  活动室的前门并没有关死,一条深黑的门缝仿佛在召唤来人的注意,穆玄英驻足了几秒,鬼使神差地盯着那道门缝看了半天,越看越觉得里面开始有了光影的变化,并且门缝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大了。

  “你羞不羞,明明是个男孩子竟然还抱着个布娃娃!”小孩尖细的嗓音突然从那房间冒了出来,穆玄英双目圆睁,将扶手狠狠地握了一把。

  “呜呜—把它还给我。”

  “这种东西应该烧掉,从那村子里带出来的东西都是脏东西!”

  “怪物!你们都是怪物的小孩!”

  “不是的!毛毛不是怪物!那是毛毛的布娃娃,不是什么脏东西!”

  毛毛?!穆玄英一听见这个称呼瞬间心思乍亮,那里怎么会有一个和他同名的小男孩?

  身体在头脑做决定前,已经缓缓向那间教室靠了过去,穆玄英尽量放轻脚步,不想让里面的任何察觉到他的到来。

  门缝已经大到可容一个大人侧身通过的地步,他屏住呼吸往里偷瞧了一眼,瞧到了一些像老式放映机播放效果的画面。

  5,6个大孩子将一个小男孩围在中间,小男孩在奋力抢回属于自己的布娃娃,但身高体型悬殊,他没一会便被其中一个推倒在了地上。

  而正因为此,穆玄英才得以从一个角度看清了他的面容,那正是照片里的小男孩。可等下,如果里面那群是鬼,而叫毛毛的也是,那他穆玄英算什么?难道那张照片上的人不是他和雨哥??

  穆玄英很混乱,因为他连仅剩的坚持都受到了冲击,而就在他犯愁回来正准备继续围观事态发展的时候,他一抬眼,便看见那群小孩全部都已转过身来看着他。完全没有眼白的黑洞洞的只只眼睛,正在麻木的看着他这边。

  不好!穆玄英下意识的后退,可谁知另一个声音竟从他的身后响起。

  “你们在干什么!给我从他身边滚开!”

  穆玄英还来不及反应,一个只到他半身的小小身影突然从他背后直接穿体而过,窜到了他的身前。

  穆玄英不太想形容刚才那个感觉,但心思敏捷的他立马就明白过来,那些小孩看的人应该不是他,而是他面前的这个男孩子。他自己似乎还没有被算到这出戏里,面前的所有貌似仅仅是一个影像而已?

  那个男孩看起来和那些大孩子年龄差不多,他紧绷的后背有着不属于那个年纪小孩的狠厉,他握着拳冲进人群,然后第一个被他揍过的小孩便在他拳下化为烟尘四散开来。那个叫毛毛的小男孩抱着他的布娃娃就站在不远处,脸上鼻涕眼泪都快糊成了一团,但瞧他架势却是一直想靠近那堆人群,而且嘴中还泣声不断地叫着,别打了别打了。

  终于,最后一个孩子也被那大男孩打散在了空气中,他在原地喘了几口,之后立即整个人跑去抱住了一旁的毛毛,一边抱还一边用手抚慰着他颤抖的小小肩膀。

  “小雨哥哥…他们…呜…为什么讨厌毛毛?”

  “别哭,他们算什么东西,哪有资格讨厌你。”

  即使大男孩不回头,穆玄英也能猜出他的模样,兄弟之情如手足,那个男孩尽责地担当着保护者的身份,不让怀中人多受一份委屈。

  莫名地有股酸涩堵在了胸口,穆玄英不自觉地拿手捂在了心脏位置,直到眼睁睁看着那两个相拥的瘦小身躯融成了一团蒸发的气体。

  “小雨哥哥……”称呼的变化仿佛预示着某些心境的变化,小时候受尽的不公,欺凌慢慢于脑海中片段式地浮现,记忆的回流也随之带来了情绪的动荡。

  他想起他与小雨和其他两三个孩子出自同一个村落,但那村落后面发生了什么灾难导致他们成为了孤儿流落异乡,而后被接到这所孤儿院后过的日子也并不那么尽如人意,甚至还有年长之人在向其他孩子灌输他们这群是怪物后代的思想,他作为当时最小的一辈完全无还手之力,要不是小雨哥哥一直保护着他…

  穆玄英虽然还不能确定莫雨是不是就是小雨哥,但此时他却异常想见他,想见的心情化作温暖流窜在心间脉络,即使等待他的将会是无止境的孤独无依他也不至于在黑暗中畏寒。

  说道寒冷,穆玄英哈出口气,看见了面前升腾起的白烟,这里的温度何时变得那么低了?明明外面还是初夏的气候…

  “啊——!!!”

  又是那声尖叫!建筑中空结构的收音效果使得那凄厉的喊叫刺得他耳膜发痛,可这次的声源恰巧离他很近,穆玄英第一时间望向了旋转楼梯,就只见一个物体从天而降,直直地坠落了下去。

  是个小姑娘?! 一晃而过的长发和白色的裙子应是个小女孩无误,他迈开大步飞奔到了楼梯边,往下边天井底部一看,竟又是什么东西也没有!

  奇怪,那个小女孩是怎么回事?难道跟刚才教室里情形一样只是一段过去的影像?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小女孩又为何会坠楼?

  满腹疑问的穆玄英专注地看着底楼干净的地面努力回想着一切,“啪嗒啪嗒”却没有注意到有另一双眼睛也正在暗处观察着他。


评论

热度(17)

© 溺水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