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魇魅 05.

Chapter 05


  没有多余的闲暇工夫给他想问题,穆玄英准备先搞清楚每层楼的大致形貌再做打算,于是只是粗浅的看了几眼便又上了三楼。

  三楼比起二楼零散的教室排布显得有些局促,一排排并列的书架堪比现代上好的图书馆,照理说这里该是收集资料的好去处,可穆玄英目前想到的却只有能不能把这些书堆成一堆烧了,然后制造出一个比较亮堂的环境来。但第一他身上没有打火机或火柴,他平时不爱抽烟所以身上不带此类物件,第二就是一把火若没控制好这幢房子都能让他给烧了,毕竟这里全都是木制的结构。

  搜索遇到了瓶颈,穆玄英一筹莫展,他抱臂来回踱了两步,直到有个稚嫩的声音惊扰了此时的宁静。

  “毛毛?”

  “?!”黑暗中突然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若不是在此情此景之下,他应该会更开心。

  “毛毛,是你吗?”某个书架的后面,软糯的童声在询问着。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你在哪?”穆玄英虽还不敢回答是或不是,内心却涌起了一丝希望,难道这里有他的熟人?可也不对啊,就算是熟人,那人现今的年龄也不该是个孩童。

  努力搜索视力所及范围,终于在右手边第3个书架后面寻到了一个晃动的黑影,那应该是那孩子探出的头颅,长长的头发垂挂在一边,似乎是歪着脑袋在和他对话。

  “太好了毛毛,快来我这,别被他们发现了。”

  “会被谁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是啊,再不快躲起来,小雨哥哥他们就要找来啦。”

  他为何会在此时提到小雨哥?话中歧义的部分令穆玄英不解。“小雨哥哥找来会怎么样吗?”

  “不能被发现,被发现了就会…反正毛毛你快些过来,快把手给我。”一边说着,那人还一边像模像样地伸出只手招呼穆玄英过去。

  穆玄英本想靠近些看清他的模样,但当他意识到一个非常违和的疑点时却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那就是那个孩子为什么会那么高?他的头出现在书架第五层左右的位置,若不是整个人挂在书架上,他不可能有如此的高度,而且看他伸出来的那只手的轮廓,它显然有着和小孩脑袋完全不成比例的大小。

  不能过去!脑中的警铃大作,穆玄英连呼吸频率都骤降了下来。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或者不如先出来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如何?”他后跟着力,准备一有不对就往楼下开跑。

  书架后的人似乎是嗅到了他警惕的气味,有些着急地想从后面出来,可他却并没有如普通人般从书架后绕出,而是以一种奇怪的移动轨迹爬到了书架顶上,随着他的身躯离光源越来越近,穆玄英微颤地捂嘴闭息,感到整个头皮都发麻了起来。

  一只手,两只手,三只,四只手,啪嗒啪嗒的声响凌乱而无序,那里哪还是个人,分明是只多脚的蜘蛛!只不过这些脚都被不同大小,男人女人小孩的手所代替,众多手中央所谓脑袋的东西正僵硬地转动着来捕捉穆玄英的方位,眼珠因为长期在无光的环境中变得小而青白。

  “毛毛,把手给我…快把你的手给我!”怪物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尖锐,在发现穆玄英正欲脱离它的控制范围而急叫了出来。

  穆玄英强撑起两条吓僵的腿,掉转方向便朝楼下冲去,他根本不敢再看后面,但手掌在地上爬行的声响却紧随其后着实叫他毛骨悚然!刚才还亲昵唤他小名的人怎会是如此畸形的生物,而且为什么他会认出他是毛毛?!

  全身高度紧张的奔跑,致使穆玄英下楼的惯性非常强烈,他跑到快1楼楼梯口时猛然被一个物体挡住了去路,他刹不住脚正以为整个人要撞上去的时候,那物体轻巧一让,不仅避开了他还将他顺势甩去了一边,紧跟着一道红光以电闪雷鸣之势当头劈下,就只听得那怪物长长的嘶鸣一声,将惊惧和痛苦表露无遗!

  穆玄英被甩在地上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双眼就瞥见了地上有两只断手在抽搐,而过了没几秒它们便在原地化为了一堆尘土。

  刚才挡在他身前的不是莫雨又是谁,他手持一把暗红色的弯刀,背肌以预备攻击的姿势尽量张开,没有一丝花哨的招式,稳当而气势汹汹地对峙着敌人。

  从穆玄英的角度看去,那怪物被砍废两条胳膊的打击并没有当他看到莫雨的反应大,它抖抖索索地往身后的黑暗中蜷缩着,边缩嘴中还不停喃喃:“被找到了,被找到了。”

  真是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遇到莫雨这种天不怕地不怕还会耍狠的,估计就连怪物都要退避三舍,穆玄英有些崇拜地望着莫雨,差点忽略了他们现今的处境。

  见那怪物神色有异,逐渐退避不见也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意愿,莫雨当机立断拽起地上的穆玄英就往门外走去,他拉扯人的力气很大,差点让穆玄英因没跟上而滑跤,等他们两全身都曝晒在阳光底下,他感觉整个人都快被莫雨给甩飞了出去。

  心态一直在恐惧、惊喜和放心之间转换着,可莫雨这一甩楞是把穆玄英给甩懵了。

  “你胆子到是不小啊!”一声呵斥,莫雨的话中明显带出了几分责怪和生气的意味。

  穆玄英朝他眨了眨眼,有些憋屈的回道:“……我又不知道你会出现,况且你上次跟我说的最后那些话分明是做好了再也不见的准备。”他揉了揉被莫雨拽红的手腕,忿忿不平的同时也更加有了底气,“光站着是等死,去找线索也会死,那还不如多知道点当个明白鬼。”

  莫雨沉默地看着他,无形中还是给与了穆玄英一点压力,他其实根本没做错啥,但为啥会有种调皮小孩被长辈抓包的感觉?

  莫雨不回他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不爽,而且他也确实没办法保证下次会和穆玄英恰巧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只是当他看见穆玄英身处危险,他脑中神经就像被雷击中一般,身体几乎是本能反应地挡在了他的身前,想要护他的欲望也是呼之欲出的。所幸这次他赶到了,如果没赶到呢?

  “就凭现在的你,送死比等死还死的快,有什么意义。”忍不住又打击了两句,在看到穆玄英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之后心情倒是舒爽了不少。

  穆玄英好歹也算是个靠嘴皮子吃饭的人,但自从碰见莫雨后他总是被他抓着小辫子极力攻击,真的很讨厌,还是干脆转移话题好了。

  “你这把刀如何来的,似乎很特别。“

  暂时的休战让穆玄英终于有机会仔细观察莫雨的武器,它通体鲜红且晶莹剔透,不似传统武器造型质感而更偏向于某种结晶,以阳光作为辅衬,更显其上品,仿佛就像是用一块上等的宝石打造而成。穆玄英还正想着它造价不菲,就见莫雨脱下他的羊皮手套,将刀立于手掌的伤口之上,待它接触掌心的瞬间刀身竟直接从固态变为了液态,而后鲜红的血水就如活蛇一般迅速窜回伤口之中,直至滴水不见。

  穆玄英惊讶地目睹了全过程,一下子说不出话来,这堪比玄幻小说的情节可不是天天都能瞧见的,但想想他都见惯此处鬼怪到处乱飞了,一把会变形的刀似乎也不算什么…

  “cool~这难道也是你用血变得?超给力的,雨哥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是不是也可以学?“

  闪烁着星点光芒的眼睛满含期待,把莫雨避无可避地闪到了,

  “…以心化念,以念化型。“

  理论是挺简洁明了,可说得那么容易具体要怎么做呢,光靠想象就能凭空冒出把武器吗?而且是不是还得割上自己一刀?穆玄英越想越觉得不公平,这就好比两人都是90级的武力值,但莫雨有好装备有经验值所以他去挑大梁了,而他自己却只能在旁摆摆pose.

  莫雨在一旁望着穆玄英紧闭双眼全神贯注一脸便秘的表情,不太想发表什么意见,直接越过他去了花圃附近的一个小木屋里,穆玄英感觉眼前人消失,也就兴趣恹恹地作罢,想来现在研究这些确实不太合时宜,便紧随莫雨身后准备帮他打下手。

  木屋里有些现成的工具,虽有手电筒但电池已经不能用了,他们便合二人之力做了两支简易火把。

  制作火把的同时,穆玄英把刚才的所见所闻详细地说给了莫雨听,莫雨听到半路出声问道:“你在楼上探出头来看时我就在下面,你没看见我?“

  穆玄英眼珠一转,实话实说地答:“没看见。”虽然当时他一开始的注意力全都在消失的女孩身上,但后来也确实很仔细地看过地面,怎会发现不了他?

  “雨哥,我觉着这地方有时空交错的现象,十几年前的事件会不停消失和出现…等下我们还是尽量别分头行动,以免走到奇怪的空间找不到对方。”

  莫雨听后却未将关注点放在穆玄英的建议上,而是斜睨着身旁人的脸蛋调笑说:“难道不是因为你一个人会害怕?”

   “…那你教我你那个什么‘凝血刀’的招式好了,我会了就不用劳烦你了。“他今天是不是吐槽他吐上瘾了…明明小时候还那么护着他,长大后性格怎么变的如此恶劣,穆玄英暗暗腹诽。

  不过说道护着,小眼神偷偷向莫雨的背影瞄了过去,刚才他救他的时候,背影和记忆中的小雨哥重叠了,从瘦削的身形长到了拥有坚实力量的青壮年,他的羽翼更加丰盈饱满,能在这对翅膀下受到庇护确实是相当幸运的一件事,这位兄长级的人物总是那般可靠自信,有让人情不自禁去仰慕和崇拜的资本。

  但,穆玄英又低头看看自己掌心纹路,他那时看到莫雨面对危险想到的却是,他想守住这男人的后背,而不是躲在他的背后。他必须快点适应,快点强大,再多点仔细和谨慎,决不能成为此人的累赘才是。

  两人花了点时间终于把有用的东西搜刮齐,正准备再进那所建筑物里探寻,莫雨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停在了原地,

  “当时它是叫你过去躲起来,说怕被人找到?“

  “嗯?嗯,是啊,而且说是怕被‘小雨哥哥’找到。“

  “捉迷藏…“

  莫雨一向冷淡的表情松动了,他回头看穆玄英的时候眉宇之间竟出现了少见的皱褶,”是小白。“

  “小白?“

  “那个蜘蛛怪物,是小白。“


评论(4)

热度(30)

© 溺水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