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莫毛,瓶邪,荼岩,现欧等等等,基本主角总受爱好者

【莫毛】少时(上)

本来想6.1发的不过没赶上,随便码了一篇现代的少年莫毛,17X14,高二X中二~有BUG或OOC请见谅。

========================================

(上)


“班长,你哥又来接你了。”

众人的簇拥因为突来的一句话而自动分立两边,穆玄英歪过脑袋,从空隙中瞅了瞅门口的莫雨,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交汇两秒后,莫雨便会意地拉开教室最后排的座位坐了下,看来这个小班会一时半会还结束不了,他低头掏出手机百无聊赖地玩起手游,旁若无人地等着他的毛毛一起回家。

 

穆玄英回过头来的时候特地注意了下身边两妹子的表情,果不其然,他们班上的女生因为他的关系,和学校高中部这位出了名的不良少年有了更多直面的机会,虽然没人敢真的上前搭讪,但不得不说莫雨有张欺骗大众的好颜,传说中的不良反而给他叠加了各种神秘魅力的buff, 导致现在班上女生一看到他,立马两眼放光,情绪激荡,就差没有魂魄离体了!穆玄英心思着等下他分配任务的时候一定要让这两妹子好好记笔记,手上的圆珠笔也附和着发出了两声烦闷的哒哒响。

 

莫雨玩了几分钟游戏,心不在焉的关系让他输了好几把,他啧了一声把手机丢回包里,然后单手支着脑袋干脆看起了穆玄英那边。其实那群小屁孩一本正经开会的模样在他眼里多少有些滑稽,某些人发表意见用的辞藻还特别官方和做作,毛都没长齐就被那套官僚思想所荼毒了吗?

 

他不屑地扫了一遍面前围绕的人群,最后视线还是定格在了穆玄英的身上,还是他的毛毛比较可爱,像个小领导似的积极听取群众意见,在本子上圈圈画画重点,不时眉头皱皱,嘴巴撇撇,就算装逼耍帅也比别人来做同样的事情强上百倍!毫无双标狗概念的莫雨想着想着嘴角就扯起了微弯的弧度,让他本来冰冷的面庞增添了一丝闪瞎旁人的柔和。

 

大概是心有灵犀,先前还认真做事的穆玄英一个眼波流转,便把莫雨那略显暧昧的笑容尽收眼底。虽然这么说有些肉麻,但莫雨此时脑海里就真的只有一眼万年这类的词语噌噌蹦出,金色的阳光在少年的脸上勾勒出淡淡的轮廓,毛茸茸的眼睫毛下是一双灵动的大眼,或许是因为被自己一直紧盯的关系,他迅速眨动了两下便看向了别处,但其中的慌张和无措还是被莫雨毫无遗漏地捕捉了下来。

 

其实莫雨最近正在苦恼一件事,这件事对他人生意义重大,他也是反复思量总结才得出那样一个结果,而这结果中穆玄英的地位可谓是重中之重。说实话他也相当没把握,从出生到现在他第一次心里那么没底,万一一步走错,全盘皆输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但比起自欺欺人的浪费生命,他更倾向于去当个赌徒,于是这段日子以来他开始暗暗地旁敲侧击,观察穆玄英是否也对他有意,而刚才那躲闪的眼神便是给予他最好的激励,毛毛在不好意思,或许能诱发他不好意思的因素有诸多,但莫雨更愿意相信是他赌的那种。

 

“莫雨哥哥,你在发什么愣啊,我肚子好饿~咱们快走吧。”冷不丁被穆玄英的叫唤拉回了神智,莫雨冲着眼前放大的笑脸出神了两秒,说了句好,便双手齐上地对着穆玄英的脑袋一顿捏圆搓扁,直到穆玄英抱头哼哼他才肯停手,

“莫雨哥哥你够啦!脑袋都要被揉掉啦!”

 

把脑袋揉掉是什么水平?“谁叫你让我等这么长时间,这是惩罚。”

 

“我这边可是正事,我刚当上学生会干部就碰到校庆,一大堆事情敲不定呢,老师之前还表扬我来着,要是这件事搞砸了…而且你没听到刚才那些人的汇报吗,进度是0,0啊!这样下去…”

 

“好好好,你能者多劳,等下再听你抱怨,你不饿我都饿了。”估摸着这位小领导要长篇大论,莫雨赶紧阻止了这个话题,拽起他的胳膊就直往车棚里走。

 

放学的高峰期已过,此时的车棚里只有零星的两三个学生逗留,莫雨要穆玄英等在外面,独自进去开了锁。他的单车后胎有做过改造,加粗加长的轴杆就为了让穆玄英能方便站立在上面,虽然能把人圈在怀里的姿势也不错,但穆玄英毕竟已过了粘人的年纪,两男孩间亲密的举动也随着年龄增长而逐渐淡化了许多。不过想必穆玄英还不知道莫雨留给他的是专座,当初他班上几个损友想搭他便车,一只脚刚踩上去就被莫雨给无情踹飞了,不要说有钱任性,莫雨任何时候都是任性的。

 

穆玄英待脚下站稳,双手也随之攀上了莫雨的后颈肩,在那一瞬间他像是发现到了什么,五指下意识地收紧放松了几下。莫雨的肩膀好像又宽了,在不知不觉间已褪去了少年的稚嫩单薄,正朝着更成熟男人的方向成长了起来,这就是发小的好处,能清晰感受对方的改变,却也带来了些许改变的陌生。

 

或许是体质不太好的关系,穆玄英比同龄孩子要来的发育的晚,有个年长的哥哥在身边让他见证一个人的蜕变是件着实令他新奇的事情。穆玄英这厢还沉浸在自己将来会变得如何威猛高大的幻想里,那边已完全遗忘了还在等他抓牢的莫雨,莫雨此时越发觉得他背上挂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树袋熊一类的生物,那毛毛的爪子不停地这边挠挠那边捏捏,一点不顾忌被他触碰之人的心情。

 

“你要伺候你男人回家再说,马路上严肃点。”拍着穆玄英的手背,莫雨侧过头调侃了一句,不出意料地马上收到了对方嗤之以鼻的声音,不过骚扰的行为倒是没再继续下去。

 

“出发吧!我们的目标是北门小吃街!”少年清脆的嗓音从脑袋后方传来,连带周围的空气都感染上了一层暖暖的味道,莫雨心情大好的脚踩踏板,让承载两人重量的轮胎缓缓转动了起来。

 

“是的傻毛毛,遵命傻毛毛。”

 

“不要叫我傻毛毛!要叫我…”

 

“女王大人!”

 

“……不是,要叫我班长大人!”

 

“呵呵。”

 

“呵呵你妹啊!”

 

“我不呵小月,我只呵我弟。”

 

“……你好烦……”每天例行的交流,始于两人的斗嘴,虽然嘴上你来我往的互相挖苦,但面上却丝毫不见隔阂与厌弃,相反到颇有些欢喜冤家的意味。

 

穆玄英虽然在学校里一直都是好好学生,可靠班委的模样,但其实中二这年纪的男孩有几个是不熊的呢,他本来就生性开朗,私下对着莫雨的时候偶尔也会很嘚瑟,而作为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高二党,莫雨就爱打击他的嘚瑟,有些习惯从小养成了就改不了,就好比是一种瘾,看他憋屈,看他窘迫,看他不顾形象的哇哇乱叫,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般妙不可言。莫雨有时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变态,但自从某一天,他认清自己会如此只是因为想独占毛毛所有的心情和表情时,他也就释然了,原来是这样,原来只是因为他懂得了什么叫作喜欢而已。

 

莫雨不是没有迷茫过,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介普通的高中生,对自己的性向虽抱有疑问,却也没有过分纠结,因为他很快便发现,他只有对着毛毛才有感觉。在筹划表白之前,他曾反复思量,一方面是怕毛毛不接受他反而搞垮了一直以来的感情羁绊,一方面也是不想太自私而造成毛毛对未来的困扰。他们都还太年轻,这个社会对于没有能力资本的人一向是十分严苛与挑剔的。

 

而正在此时,王遗风,他的养父提供了他一个出国深造的机会,莫雨很快就答应了这项提议,他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接受些新的理念和知识,他希望能以更强大更可靠的身姿出现在穆玄英面前,到那时他便能担负起他表白的一切后果也不一定。

 

他选择在出国前表白,乍看下来是在丢烂摊子或者拔吊无情的行为,但事实上他也有自己的一番考量,如果失败,穆玄英有可能会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不想面对自己,如果成功,他们也需要一段时间去冷静思考下今后到底该怎么做,他知道自己还无法顾的太全面,但他清楚当他不在穆玄英身边的那些年月里,可能发生的变数太多了,他根本等不起,也不想等,所以无论如何也得放手搏他一搏。若是到时候证明的了他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并且穆玄英也是有心等自己的,那他会发誓此生绝对不再放开穆玄英的手半分。





评论(1)
热度(56)
© 溺水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