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莫毛,瓶邪,荼岩,现欧等等等,基本主角总受爱好者

【莫毛】少时(中)

我为什么要写那么长= =,17X14,高二X中二现代校园故事~~


============================================


下决心的那刻莫雨雄心壮志,可等到真要表白他就头痛了,他不可能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买束玫瑰在喜欢的人面前单膝下跪,然后让各种路人评头论足。别说他还真的想过要把事情搞大,让全校人都围观一场惊世表白,但这种事还是适合在彼此都有念头的前提下进行比较好,否则吓死毛毛根本得不偿失。

 

莫雨像在谋划如何作案般,对着图书馆里那些言情书做起了功课,然,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毛毛不是小女生,让小女生心动的情节也未必能让朝夕相处的小竹马接收到什么暗示。

 

那或许该改食诱?莫雨平时就会给穆玄英带很多好吃的,甚至海淘过很多国外的零食给他,虽然享受美食状态的穆玄英戒备心最薄弱,但同时也是他最漫不经心的时候,莫雨不喜欢那么随便的感觉,万一说出来穆玄英当他开玩笑那他真是要吐血,即使潇洒随意如他,在表白这件事上他的态度也是相当认真的。

 

之后他又想到了色诱,穆玄英喜欢什么色,他至今也是没有摸透,因为他平时的生活重心基本是放在不让那谢老头担心,和想让自己过世的父亲能看到他的出息这类事上,所以业余活动除了跟莫雨吃吃喝喝,就几乎是在学习,他是个很努力而且很有孝心的小孩,虽然有时行为傻愣愣的,但莫雨还真的很喜欢他这些优点,不过相反也就变成了他攻克的难点,难不成要他莫雨穿草裙在他面前蹦跶一圈试试反应?到时穆玄英估计只会对他说句不要放弃治疗,快吃药这种话吧。

 

“毛毛,要是我跳草裙舞你会怎么想?”

 

“……”穆玄英此时两手都是烤串,吃的满嘴流油却愣是被莫雨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哽住了,他完全不知道莫雨问这话是出于什么心理,但还是迅速脑补了一下场景,然后不出意外地笑喷了出来,

“莫雨哥哥你…要有这么一天我绝对立马拍视频发微博,然后标题写上‘学校风云人物其实是个变态’,让大伙去尽情点赞转发呗!”

 

嘿,谁说这小鬼头不会黑人,莫雨朝穆玄英后脑勺来了一记巴掌,心下决定以后绝对不会给他任何把柄好让他有机会来嘲讽自己。

 

一路上打打闹闹的两人来到街边绿地里稍做休息,大概是彼此间的默契,谁都没有开口提回家的事,只是各自霸占着秋千,有一阵没一阵的晃悠着。

 

眼前的行人逐渐由多变少,远处的余晖也收敛起它的高调将目之所及染上了一层灰红,两人沉默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说不清单纯在发呆还是各有心事。

 

“毛毛,我下个学期…”

 

“我知道,谢叔叔跟我说了,莫雨哥哥你要去国外了对不对。”仿佛一早就在等待这个话题般,穆玄英迫不及待的接完了莫雨未说完的话。

 

眼前几乎都浮现了谢渊告诉毛毛时是怎样喜闻乐见的脸,莫雨止不住地在心里吐槽那中年人多事,就这种消息他知道的最快。

 

“我好像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穆玄英话毕,脸色隐在了最后消失的一抹阳光里,看不太真切,但听语气便能知道,他有些不好受。莫雨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两秒,身体本能地朝那边靠了过去,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跨上了穆玄英座的秋千椅,把他整个人都圈在了自己的身前。

 

因为突如其来的重量而导致秋千凳朝后翻仰,穆玄英胸口一紧差点以为自己会摔的四脚朝天,而后一秒就落入了身后的温暖怀抱里,怀抱的主人牢牢地揪着秋千绳一如他以往不让他受半点伤的模样,稳了稳身形后,恢复了秋千的平衡。

 

湿热的气息喷在穆玄英的耳廓上,惹来他一阵不由自主的哆嗦,他不自然地扭动了一下,企图与莫雨拉开一定的距离。

 

“别贴着我坐,好热啊。”

 

“你就当我冷。”莫雨自顾自地把下巴往前面人肩上一搁,手也随之搂上了他的瘦腰,大有一副不容拒绝的姿态。

 

“……”穆玄英觉着这绿地里随处可见的情侣姿势实在叫他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只要对象是莫雨似乎也没什么大问题,毕竟更小的时候他们也经常同吃同寝,长大了反而开始介意倒也没什么意义。

 

“我确实很想早点告诉你,毛毛,但我最不知道怎么开口的也是你。”

 

“莫雨哥哥你会去很长时间吗?”

 

“嗯,到那里去读高三,然后再考大学,起码4,5年时间是要的。”

 

“竟然要那么久…”自从懂事以来就形影不离的两人,4,5年的分别到底意味着什么穆玄英现阶段根本体会不了,可他们就连一个月都没有分开过,何谈几年?

 

“毛毛会想我吗?”

 

“嗯,当然会。”

 

“有多想?”

 

“大概这么多吧。”穆玄英随手比划了一下,引来了莫雨的不满,这点程度就想打发他了吗?!

 

“以后可没人专车送你上下学了。”

 

“谢叔叔早就给我买单车了,只是没什么机会用罢了。”

 

“也没人给你买好多好吃的东西了。”

 

“我平时省了不少零用钱,我可以自己买。”

 

“以后寒暑假赶不完作业,也找不到义工求救了。”

 

“说的好像你都做得完作业一样!”越说到后面越像在赌气,从莫雨的角度看穆玄英,他鼓鼓的腮帮子已经出卖了他的情绪。

 

但话虽那么说,穆玄英心里还是敞亮的,莫雨从小以来对他有多温柔多值得依赖他是历历在目的。莫雨他只是甚少对外界的事物感兴趣或者认真,包括学业名声亦是如此,记得有次谢叔叔说了他几句,还要求他别带坏自己,莫雨为了证明他实际的能力,硬是在那学期把自己落后的成绩拼到了年级前十,这下任凭谢叔叔吹胡子瞪眼,他也没办法评价莫雨是一无是处的臭小鬼了。穆玄英当然为莫雨的争气而高兴,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他在很久以后才知道,那时候莫雨的勤奋其实只是为了和谢叔叔换取一个能与自己继续公平交往下去的机会罢了。

 

“还有…不准交女朋友。”

 

“……”穆玄英不明所以地对上近在咫尺黑沉的眸子,心跳不知怎地就慌乱了节奏,前面几句分明还带着调侃,怎么后面这句就用了近乎命令的口吻,什么意思?

 

“…为什么?哦~我懂了~~

你是说不来英文根本泡不到外国妹子,所以怕被我抢先了对不对~~”

 

莫雨一言不发,眼神锐利地仿佛像是蛇盯上了青蛙,这让收不到预期反应的穆玄英甚是尴尬,意识到这个话题深入下去可能会有些危险,穆玄英错开了视线准备转移话题,但刚一动作,下巴就被一只手的蛮力给擒了回来,

 

“立刻答应我!”


评论 ( 1 )
热度 ( 41 )

© 溺水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