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少时 3

※  现代校园17X14,小毛毛被吓哭了- -。

 

“我压根没想过啊,莫雨哥哥你……”为什么那么凶!穆玄英从未在莫雨身上感受过如此的压迫力,可这问题到底哪里值得他这般严肃?不明白,他真不明白啊!

 

下巴被捏的生疼,穆玄英不适地想从莫雨的怀抱里挣脱出来,但他越挣扎,困锁住他的力量也越大,直至他想大叫放手的那刻,嘴巴一张,一条湿润的物体忽然闪电般窜入,舔了下他的舌尖后又迅速退出,他反应不及,半开着嘴懵征在了原地。

 

刚才是…本想以错觉为借口唬弄自己一番的穆玄英还是太天真了,莫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刚才的行为更加夸张地进行了下去。只听得脑袋轰的一声炸响,以往连对碰碰嘴唇的事都接触甚少的穆玄英,这次竟然被莫雨长驱直入,直接在口中肆意作为了起来。他惊慌不已地瞅着对面人暗潮汹涌的双眸,牙关条件反射地想要闭紧,而事实是他也的确那么做了并且还不小心咬到了莫雨,可莫雨非但没退缩,反而手上使力钳住了他的下颌,叫他怎么也合不上去。

 

好可怕!穆玄英第一次觉得眼前的兄长变成了个可怕的陌生人,任自己如何手脚并用地想把身上的他推开,他也纹丝不动,而且明明吻的毫无章法,生涩地仅凭本能在强取豪夺,但手掌下硬如磐石的肌肉触感告诉他,莫雨此时也正下了狠力在阻止他逃脱。

 

力气在挣扎中被逐渐卸去,穆玄英眼前的花白预示着他快缺氧窒息,可口中的侵犯依旧死死拽着他的神智不让他轻易逃避现实,偶尔磕到牙齿的脆响,不小心撕咬到内壁的刺痛,莫雨不管不顾地像头发疯的野兽般啃噬着穆玄英的舌头,开垦着属于他的领地。

 

燥热的湿气充斥着唇齿间,滑腻的津液止不住地从嘴角滑落,仿佛这世上唯有二人般,就连周围的声响也都配合地悄悄离去,他会死吗?穆玄英不知怎地突然冒出这种奇怪的念头,但如果对方是莫雨的话,如果是莫雨要他死的话,也许他不会非常介意呢……

 

“毛毛?毛毛!”

耳边的人声终于唤回了他的神识,穆玄英发现自己的身体正软软地向后倾倒,莫雨捞着他的臂膀一脸担心的模样,啊,他刚才似乎是因为一直喘不上气而半昏了过去…只见穆玄英慢腾腾地支起身子,想用手去揉开自己已迷蒙成一片的视线,结果当他摸到一手的泪水时他的瞳孔骤然紧缩了起来,刚才发生的事情一股脑地回流到脑海里,致使他的胸腔起伏越来越急,身体也跟着微颤了起来。

 

他用极其不理解的目光质问莫雨,虽然本意是想让莫雨清楚地接收他的愤怒,可现实却是他的表情分分钟都在出卖自己的怯懦,原来比起生气他更多的情绪竟是慌乱和不知所措,亲吻所代表的意义不是他一个小孩此时此地能想明白的,他唯一明白的便是,男孩和男孩之间是不该有这种行为的,为什么莫雨要这般寻他开心?!

 

莫雨的面庞融在黑夜里,刘海下毫无光泽的瞳色浓的像碗墨,对刚才的行为没有丝毫愧疚却也没任何喜悦,眼前的穆玄英苍白的面色和他光润的嘴唇轮番抢夺着他的注意力,导致他一时间也很迷惑,不过最终他还是选择探出手去帮穆玄英抹掉点泪花,结果还没碰到一厘就被对方打开了。

 

“莫雨哥哥是、是个大坏蛋!!!”

 

搜肠刮肚也想不出要对莫雨骂什么脏话,穆玄英用尽气力吼了一句后,踉踉跄跄地拽起地上的书包飞奔了出去,一边跑一边还懊恼不已,为啥他明明是个受害者,却狼狈的像个逃兵。

 

不知自己为什么要逃,也不知自己究竟想要逃离什么,红着眼的人的目光只是飘忽不定地在人群与建筑物中不停游移,他感觉自己身体里像是有个堵不上的窟窿,有什么情感正争先恐后地夺路而出,那是被莫雨捅出来的窟窿,就在刚才,就在他亲他的时候,但这些是不对的,是不能被允许的…

 

穆玄英难过的不能自已,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的跑出去好长一段距离,气息越发不稳以至于后面都打起了嗝,于是他终于放弃折磨自己的双脚,停在了一处,捶了捶胸口小声嘀咕道,“唔…真不舒服…”接着他七歪八拐地拐到了一个暗巷里,疲惫不堪地就地抱膝蹲了下来,在他身边隔两步就伫着几个发着恶臭的垃圾桶,可此时的他却也无暇去嫌弃,满脑子尽是莫雨刚才所作所为的画面。

 

在心里把莫雨一顿怨怼,无论旧账新账先翻了再说,虽然收效不错,却也只是欲盖弥彰,胡乱一通脾气根本发泄不到点上,也许潜意识里是想急于避开什么,总之单纯只过了个嘴瘾,却什么问题也没有理顺想通。

 

脸上咸咸的液体,不知是汗是泪,顺着面颊流到嘴里,穆玄英忍不住用手去抹了一把,结果刚一触到嘴唇,手指就被唇上热烫的温度给烧了回来。

 

“……”

已发生的不会改变,莫雨哥哥到底为什么要强迫性地对他做这个…

 

耷拉着眼皮,穆玄英小小的脑袋从巷子拐角处慢慢探了出去,大概有那么几秒,他是希望能看到莫雨的身影的,哪怕他是追上来说句我欺负你就为了好玩也好呢,莫名地有些委屈,他情不自禁地吸了口气,感到一阵鼻酸。

 

……

 

莫雨直到穆玄英淡出视线也没怎么动过身体,被他甩开的手掌心火辣辣的疼,就算以往两人闹脾气打架他都没那么疼过,不该是这样,他一个冲动就将他预先策划好的一切计划统统推翻。

 

莫雨抓了抓他半长不短的头发,泄气地坐回了秋千椅上,他太高估自己的定力,在意识到穆玄英即将脱离他的生活,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做些他不知道的事,他整个人都焦躁地不能自制,要不要干脆就不去国外了?要不要就跟毛毛道歉说那只是逗他玩?不,不!让毛毛知道莫雨喜欢他只是早晚的问题,无论用什么方式结果都是一样,那还不如长痛变短痛,把问题以最直白的姿态暴露在两人之间的好。

 

莫雨低着头,反复揉搓着双手,他在自我游说中寻找安慰,可再安慰也无法忽略心底一个声音的渐渐清晰,那声音说,其实你刚刚是故意的。

 

若是毛毛因此不理你,难道你真会乖乖的回到兄长身份对此永远不闻不问?你在出国前对他表白真的只是想给彼此冷静思考的时间而没有半点在考验他对你有几分真心实意?你若真的对他好,你舍得把所有问题都丢给他一个小屁孩来承担?

 

答案是什么?

 

他们在最艰苦的孩童时期就一直在一起,他脾气暴戾,喜怒无常,周围的人都怕他厌他,而只有毛毛傻头傻脑地像只跟屁虫般对他不离不弃,被人说什么他都坚信自己的哥哥是天底下最好的人,而自己也为了回馈这份情谊将他捧在心尖上护着养着,帮他挡去一切肮脏黑暗,他只要保持他的纯真可爱便好。毛毛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人,他所有的良知便是毛毛,也许彼此的性格天差地别,但实则又密不可分,他是他的另一半,他本就该属于他。

 

直到一个名叫谢渊的人出现,直到毛毛知道他还有个不可磨灭的姓氏,有个寄托于他的最骄傲的梦想。

 

他们把他硬生生地从莫雨身上扯下来,连着皮带着肉和着血,他们告诉莫雨,穆玄英是独立的,他根本不属于你,他有自己的人生,而你又是什么,是个会把这乖孩子拖下深渊的人吗?

 

莫雨思及此,面上没有恼怒,反而干笑了两声,他们说的没错,就算毛毛有了新的人生目标和光明的未来,那有怎样?本就是他莫雨的人,谁都夺不走,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心地善良的好哥哥,而只不过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罢了。

 

家破人亡,孤苦伶仃,叹天问地,他自有记忆以来重要的事物就不停地失去,就算安插在人群当中每天嘻笑打闹他也不觉得自己能回归普通人的生活,生来劫难缠身,能做的只有变强,去掌控去改变!如今他的背后有实力雄厚的王遗风当其后盾,只要他能再成熟些,再更有力量些,该他的权力、财富、地位就都会回来!

 

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莫雨抓起脚边的书包,从里袋里摸出了一包香烟,最近他开始跟他那些哥们学起了抽烟,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在味蕾上慢慢融化的苦味能让他思路更加清晰。他发觉自己这几年来确实变化了许多,一旦跨过了心里那道坎,似乎面对什么都能更加无畏和决绝,他褪去的东西,舍弃的东西,如今看来已然微不足道。

 

要是换做从前,他一定会追上去跟毛毛好好解释和安抚,可现在他坐在这不动,只是因为他知道毛毛一定会原谅他,那个耿直,傻傻的毛毛一定会在某天原谅卑鄙的他,但现在,他只需要他认清,莫雨并不仅仅是在用兄弟的身份面对他而已。

 

一个不注意,被风刮落的烟灰掉在了掌心,莫雨皱皱眉赶紧将它们吹去。烟灰被吹得很干净,仿佛它们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但灼热的痛感还在,和被毛毛打开的痛感一起,竟然有些连绵不绝的滋味。

 

评论(3)

热度(39)

© 溺水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