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莫毛,瓶邪,荼岩,现欧等等等,基本主角总受爱好者

【莫毛】R先生 ①

穆玄英万万没想到,刚拿到律师执业证的他竟会如此破格,他在前不久勾搭上了一个牛郎,是的,没错,还是他自己主动去招惹的,在看到那人第一眼的瞬间便大脑充血,思维断档,不管不顾地冲上去拉住对方的胳膊问,“多少钱可以包你啊?”



其实那晚搭讪后不久,当穆玄英逐渐从高亢奋的情绪中脱离出来,他就已经有点懵逼了,没想到他一不喝酒二不嗑药,竟也会做出如此魔怔的举动来。不过好在他们后来也只是坐在吧座里聊了会天,在分别前又互相留了个电话,到也没发生什么逾越礼数的事情。



穆玄英挠了挠鸟窝一般的乱发,万般懊恼于那天的行为,于是把他带去那间酒吧的始作俑者叶凡,便成了他心里甩锅的不二人选。



叶凡是个交际狂,三教九流的场所他都很混得开,因为工作的关系他们曾有几次见面,然后不出任何意外地,兄弟长兄弟短的叶凡把照顾社会新人的穆玄英当做己任,总以让他见见世面为由,带他去各种地方溜弯,而去酒吧那天他也曾打趣的问过穆玄英,那么大都没交过女朋友是不是因为喜欢的是男人?要不,今晚带他去家逼格不错的牛郎店耍耍。不要问为什么不是去gay吧,因为叶凡自诩是笔直笔直的,并且还自恋地表示怕家里那位压力太大,再多些男性情敌什么的对怀孕妇女的身体可不好。



穆玄英起初是拒绝的,他不交女朋友自然不是性向问题,只是因为他觉得年轻人应该多放点心思在打拼事业上,有抱负有理想的同时还能保障自己的生活,他幼年在孤儿院呆过不短的时光,那时的他便深知自强和自力更生的重要性。



叶凡见穆玄英一脸正气,一副要被他逼良为娼的表情差点没笑死,他拍拍穆玄英的肩膀故作神秘的表示,其实带他去是另有用意的,那里只是间普通酒吧,不过去了会有惊喜哦。最后实在盛情难却,穆玄英晚上也就无奈地跟去了,结果一进门发现,酒吧格调高是挺高,装潢和服务态度也都无可挑剔,但那里确实是家牛郎店啊!



半敞开的包厢里都是小鲜肉和女客人们的欢声笑语,男客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啤酒肚,大秃头,搂着小帅哥的腰时不时让对方给他倒酒。他虽然不是警察,但好歹也是正义的小伙伴,如此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对他来说简直是另外个世界的东西,他不歧视,却也不太能苟同,当即就有些黑脸地想马上离开。叶凡见状快人一步,硬是把他按在了离门口不远的吧台椅上,说要去办点事,一会就好,你就在这不要走开。


一会就一会儿吧,穆玄英目不斜视地盯着叶凡离去的方向,希望他能快点从他消失的拐角处钻出来,然而就在不经意的几分钟过后,他的心脏就被人毫无预警地狠锤了一下。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的是一位披着长发身形修长的男子,昏黄的灯光暧昧了些许棱角,冷冽的气势静静蛰伏在那人深刻轮廓的阴影中,他向他信步而来的同时,穆玄英几乎忘了要如何呼吸。也许描述上很像是对真命天子的一见钟情,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尘封中旧人的音容笑貌和所有点滴在那瞬间统统潮涌了上来,不堪负荷的大脑垂死挣扎地想去验证一个名字,莫雨,那个十年前为他葬身火海的人的名字!



双脚在思考之前已经站定在了那人面前,穆玄英抖颤着双唇,想向他确认他是不是莫雨或者他认不认识莫雨,但所谓的一时激动口不择言就是这码事吧,他因地制宜脱口而出的第一句竟是问他多少钱可以包,他甚至都没搞清楚对方是客人还是店里的牛郎,不过听那人之后的回答,应该能确认是后者。



穆玄英刚勾搭上他,就感到了几丝尴尬,但是急于弄清楚真相的他还是找了处稍微僻静的角落,想要了解下情况。那人自称代号是R,穆玄英可以叫他R先生,因为是职业需要,他们每人都有专属的代号,当穆玄英疑问这是不是他英文名字的缩写时,R却不按剧本来地给他了个十分搞笑的说法,他说,不是,是中文日你大爷的缩写。



穆玄英愣住了,看着对方一身精致剪裁的西装,外加行为举止甚至说的上优雅的男人,莫名喷笑了出来,为什么此人性格反差如此之大?但不做作可谓是直爽的谈吐却也很深得他心,从刚才起就有些局促的感觉也被一扫而空,他毕竟没怎么接触过此类职业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沟通,如果不是天意让他们上一刻遇见,他们这辈子估计只是走着两条平行线的陌生人。



聊着聊着穆玄英就觉得R是个很有自我风格的人,也许是因为他是这家店的招牌?(他自己说的)的关系,自带一股余非池中物的傲气,而且他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的,完全打破了穆玄英对服务行业的认识,照理说顾客是上帝,不该是尽量使顾客满意才是敬业之道吗,但是在和他的交谈中,主动找话题的反而是穆玄英,穆玄英总觉得他们的立场微妙的对调了下,感觉对方才是他的客户。不过这点小插曲并不足以影响穆玄英当时的情绪,他光顾着看R的脸,自己说了什么其实也没多大在意。 



R在聊天途中突然看着穆玄英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很好看,柔和了很多他给别人的尖锐印象,穆玄英自觉此刻坐他面前的若是个女客人绝对招架不住这种魅力,因为就连男儿身的他都不自然地红了耳朵。R问他,是不是很喜欢他这张脸?穆玄英诚实地点了点头,而后又觉得哪里不对,还是把真相告诉了R,他问R是不是知道一个叫莫雨的人,因为他觉得他们长得很像。



R自然是不知的,于是穆玄英就自顾自地开启了话匣子,将那段埋藏于心底多年的记忆挖掘了出来。


莫雨和他在同一家孤儿院长大,长他几岁,虽然时常欺负他,但对他也是最好的,他们情同手足,小时候的穆玄英曾把这唯一的亲人当做他所有的世界,但天不遂人愿,他们之间的羁绊毁于一场突发性的灾难,穆玄英永远都不会忘记被莫雨从火海里扔出来,而他自己却被火舌生生吞噬的场景,是穆玄英拖了后腿,他为了去取回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物,一个布娃娃,他竟然将莫雨的生命白白断送,就算那时年纪小也难辞其咎,这跟他杀了莫雨没有差别,之后他恍恍惚惚,找不到生存希望的荒废了一年有余,直到被现在的养父收养,生活才慢慢开始转回了正轨。



酒吧鼎沸的人声把他从回忆里拉了出来,穆玄英这才注意到自己又陷入了消极的情绪里,一双手冰凉冰凉的,几乎捧不住面前的洋酒杯。他对身边的R表示了下歉意,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想对他倾吐那么多,这些话他基本没对现在身边任何朋友完整的说过。



他并不想回避或是遗忘这段过往,相反他是想谴责自己一辈子,不对周围人说,是希望身边的亲人不要再花精力去担心他,他已经足够成熟稳重,懂得处理应对,但终究冷暖自知,这十年来每个做噩梦的夜晚,都将莫雨两字深深熔进了他的灵魂里,他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积极向上,因为对于那人的事他早已止步不前,不愿走,也不想走,怕走了,没人在这世上还记得有那么一个莫雨。



R安静地在一旁听完了穆玄英的故事,并没有对故事本身发表什么看法,只问了句,我真的和他很像? 穆玄英回过头用眼神描摹起对方冷峻的眉眼,英挺的鼻梁,和稍显薄情的唇,说道,除了莫雨哥哥比你爱笑一点,你比他成熟很多以外都挺像的。



男人也没明显表达出对这个结论的好恶,只是饶有意味地挑了挑眉,看着穆玄英心里不知在盘算什么。



一时的闹剧也到了该收场的时候,穆玄英发现也许他只是单纯想找个陌生人倾诉一下,所以当他说完一切,心里到真的轻松了不少。等下还是给对方赔个礼付他一笔聊天的费用,就此人海不见吧,再怎么说叫牛郎这种事,他是消受不起的。他们每天都接待那么多客人,总有各种各样的烦恼或需求,虽然他对R的感觉不错,但以心交心还是不太妥当的,对方只是拿钱办事,既然刚才拉住他只是鲁莽之举,后面就别挡别人财路浪费他时间比较好。



理清头绪,刚想开口,R就说把手机给他,穆玄英不明所以地拿给他后,R就留了串手机号码在屏幕上,穆玄英突然悟过来这是要做他后续生意,赶紧想拒绝,但一只大手突然覆上了他的头顶,用着和以前莫雨几乎同样的手势,从他的发旋慢慢摸到了鬓角处,


“一定要打给我。“


语气更多的不像在征求意见,反而更像是命令,穆玄英在对方低沉的嗓音中迷失了几秒,他该拒绝的他清楚,但是……


“好。“



他在玩火,就在刚才,就在他见到这男人的第一眼,他意识到自己的一切行为都已脱离掌控,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相像,更是一种侧曾相识的感觉,他拦阻不住想去跃跃欲试探究的心,如果莫雨还活着,如果他们还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在人海中相遇,他们是不是就会和刚才一样,无所顾忌的喝着酒聊着心里话,然后不客气地对他生活中的纠结事评价一句,傻毛毛,你怎么那么傻。


十年的愧疚感让穆玄英对莫雨的感情变成了不伦不类的东西,他都不敢往深里想自己到底怀揣着怎样的心思,R的出现是他平淡人生中的一次机遇,他或许可以在他身上补偿些什么,又或是了结些什么,总之,只是现阶段的话,他想他也许是真的无法对有着那张脸的男人说不。

————————


ps 雨哥不是牛郎哈,后面会提到的,请放心。









评论 ( 12 )
热度 ( 111 )

© 溺水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