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莫毛,瓶邪,荼岩,现欧等等等,基本主角总受爱好者

【莫毛】R先生 ②

  莫雨此刻是万分不爽,他没想到叶凡这家伙会直接把穆玄英带来自己的场子,他本想以一种更单纯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来个完美的相认,可同门是用来坑的是一点没说错,叶凡难得端着个过来人的架子,语重心长地跟他说纸是包不住火的,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穆玄英已经是成年人了,他能否接受你现今的身份自有他的选择,无需如此遮遮掩掩。要不是莫雨深知他有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嘴脸,这冠冕堂皇的理由说不定还真的说的过去。


  但他要真是个牛郎就已经够他那个方正不阿的弟弟唠叨个没完了,倘若还要更过分的告诉他自己其实是个混黑的,到时也不知相认的喜悦和刺激哪个会更胜一筹了。


  说起那天周末,他因为要查底下场子的一笔账,亲自跑去酒吧翻看账目,刚在椅子上坐定没两秒,叶凡就不识时务地敲开了他办公室的大门,并且不要脸地告诉他,已经把他的心上人给带来了,算是完成任务了。


  他的确要叶凡给他找个时机安排他们见面,可叶凡也TM太会挑地方了,绝对是记恨着之前在他媳妇面前掀了他老底的事,莫雨是很想自作主张地替师门清理门户,但这件事得排在穆玄英之后,这家牛郎店多得是牛鬼蛇神,要是把他的毛毛带坏了可不好。


  他以快把门拆了力气将大门甩到一边,脚下生风地往吧池里赶,就算周围再嘈杂的环境也没影响他第一眼看到坐在吧台边的穆玄英。穆玄英中规中矩地穿着工作制服望着他这边,似乎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他,惊异的表情掩不住他眼中轮转过的万般心绪,但出口的话却硬是将莫雨先前想好的说辞给堵了回去。


  穆玄英问他,多少钱可以包。 


  什么意思?翅膀硬了还学别人招牛郎?若出来的不是他呢,他是不是也要对他说这句话?!刚被叶凡惹的有些暴躁的莫雨不怒反笑,因为这时候的笑代表着他快气爆了,一时恶念纵生,捉弄人的心思也越发深重,既然对方已经主动提了,那他也就配合着应付一番,他倒要看看,这傻毛毛能玩出什么花来。


  不过事实证明,穆玄英确实没啥邪猥的想法,他会主动来拉他,的确是因为他一眼就认出自己是莫雨,莫雨本以为十年的光阴足以让穆玄英的记忆模糊,有可能站在彼此面前都未必相识,但他错了,即使年岁更迭,有些过去还是不能使人轻易忘怀。


  在交谈的过程中,莫雨的心情已逐渐平复,身旁的穆玄英虽然一直在问他些不着边际的问题,但铮亮的双眸却一刻不舍地紧盯着自己。


  说不享受或得意是假的,若能停留住此刻的时光也未尝不是件幸事,毕竟相认在他心中并非是一个简单愉快的过程,他也不能保证当穆玄英知道他这几年过着怎样的生活,做过什么样的事,他还能如儿时般对自己表示亲昵,他们的人生仿佛是两个极端,一个在阳关道上活出了自己的潇洒,一个却在各种阴暗险滩中奋力求生。


  在记忆中的那场大火里,莫雨拼尽全力将穆玄英扔出去后,房屋结构有些许坍塌,当杂物将他面前唯一的出口掩埋的那刻,莫雨的确曾有几秒对生命的放弃,但一想到幼小的毛毛还需要他保护,若他死了,毛毛一个人在外面孤苦伶仃的该如何是好时,他硬是急中生智,扯了条窗帘布裹在身上,冒着极大的危险冲上了一层楼,然后从建筑物的走廊尽头破窗而出。


  他当时所处的地理位置和毛毛正好相反,身上有玻璃碎渣造成的各种伤口,也有轻度的烧伤,再加上吸入过多烟尘,没坚持几步就倒了。之后也搞不清楚昏迷了多久,醒来后已是另般光景,并且还莫名其妙的被人收做了弟子,莫雨当然不会轻易领情,但那位叫王遗风的中年男子不仅解开了他身世遭遇之谜,还给他指明了一条他该走的道路,莫雨当时被他说的正中心事,他全家的灭门正是来自一场虐杀,他那天和家里人闹了些矛盾,一赌气之下竟是彻夜不归,可谁料等他第二天清早回到家中,迎接他的竟是双亲和姐姐倒在血泊中的惨状,暗红色的液体溅满了一整个客厅,他怕,怕的说不出话来,挪不动脚,控制不住绝望泪水的同时,心中一股恨意突然疯长了起来,年幼的他当时整个脑袋里只回响着一个声音,那就是他一定要让凶手血债血偿!后来几经辗转,他进了孤儿院,遇见了毛毛和当时的一群小伙伴,他虽没有一刻忘记复仇,但做起来却是十分困难,没钱没势力又没能力,找出凶手复仇之于一个少年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


  总之刚到孤儿院的几个月里他自我封闭了起来,拒人于千里的态度更是令他身处孤岛,是穆玄英本着一颗单纯的心,慢慢走进了莫雨筑造的冰窟里。没有外界的诸多纷扰,孤儿院的时光也许是莫雨之后人生中最放松的一个阶段,那人天真的笑脸逐渐卸下他心中防备,用稚儿无辜的姿态圈抱住了他的身躯,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被救赎的,从那片恶臭又翻滚着秽物的泥沼里,他找到了能带给他温暖的对象。


  王遗风揭露的真相里包括他认识他父亲,以及这次的大火是人为所致,而目的就是为了除掉莫雨这后患之忧这项,莫雨起初对他也是半信半疑,但不得不说,他需要力量,需要能主宰命运的力量,而不是一味跟看不见的敌人玩捉迷藏,于是他听取了王遗风的建议,彻底的在人间当了个“死人”,然后忍辱负重地慢慢提升自己的实力与地位。直至今日,他亲自铲除了一切可能有的威胁,拔除了敌人所有的爪牙与棘刺,他觉得他已经拥有了可以保护自己和自己所爱之人的力量,才开始考虑要与穆玄英重新相认。


  在与穆玄英分别的十年里,他没有告诉对方自己还活着无非是为了保护他,但是相思之情却一刻也未曾停过,穆玄英在明,他在暗,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兴许一个回头,就能看见莫雨正站在离他很远的街角边默默注视着他,他看他被领养,被一个叫谢渊的人教育的很好,周围有很多疼爱他的长辈,看着他从以前的小哭包逐渐变成如今落落大方,可靠有为的青年才俊,复杂的心情也是无法向任何人叙说的,恨只恨自己错过他最锦瑟的年华,不能伸出手去碰触他挫折后微颤的肩,说一句,有我在。


  有可能在下一秒,他就会对眼前的穆玄英坦白,他就是他的莫雨哥哥,但或许是酒吧里的灯光太昏暗,或许是音乐太迷幻,听着穆玄英娓娓道来的过去恍如一场隔世的梦,他看着自己仿佛像在看另外一个人,一个被穆玄英捧在心尖重视至今的人,但不是他,他是烈风集的少爷,手段狠辣,冷酷决绝,跟穆玄英记忆中的人是不一样的,莫雨突然觉得旁观者的身份令他更加自在,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做事畏首畏尾的人,但那一晚他竟然将戏演到了收尾都没有透露半个字有关自己的身份。对穆玄英来说他的时间是停留在过去的,而莫雨也已经“死”在了过去,让穆玄英此时去接受他的新身份他们彼此都准备好了吗,也许并没有吧…


  莫雨没有挫败感是不可能的,他历来的心高气傲并没有起到什么安慰作用,穆玄英若是就此讨厌他这件事会令他相当烦恼,既然如此,不如就干脆当个其他人吧,于是在并没有什么思虑周全计划的当下,莫雨变成了R。


  R的由来跟他开玩笑似的说辞并无二致,他当时正在气头上,确实是在骂脏话,不过这是说者有心,听者无意,傻毛毛就真的当玩笑听过去了。


  他看的出穆玄英对他相似记忆中人的长相没什么抵抗力,虽然也不能说他百分之百会打电话给自己,但到那时他也有后招,毕竟穆玄英的手机号码他是滚瓜烂熟的,在他房间抽屉的暗格里,藏有一部专用手机,上面只存着一个号码,而邮箱里,是每年给那人生日的祝福语,是恭喜他毕业的祝贺词,是给他打气的激励,是口不能言的爱慕…都是填写着那人名字的,一封也无法发送出去的信。


==================


评论 ( 13 )
热度 ( 113 )

© 溺水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