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莫毛Day79】R先生③

伪牛郎雨X律师毛 短篇  年龄27X24(好可怕上一次更新竟然是一年前)


================================================

穆玄英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R,毕竟自欺欺人的把对方当成莫雨赎罪也是于事无补,再者,对方的职业更是让彼此的关系覆上了一层利益的面纱,相处起来也总不是个滋味。可惜事与愿违,他发现自己一开始还是想的太过简单,上天并没有赋予R一个看上去很热情的外表,但这并不代表他的所作所为就不积极,一场接触下来,他骨子里实干家的个性彰显无遗,甚至于说有些霸道也不为过,穆玄英一来二去根本拒绝不了他的相邀,最终还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了起来。

对于穆玄英的防备R倒是出奇地有耐心,在他们交往的那些日子里,他们就如大马路上随处可见的好友一般,看看电影吃吃饭,逛逛各种有趣的地方,偶尔也会去体育馆打个球运动身体。大概是R给穆玄英的感觉太过自然,自然到都快让他忘记了R原本的身份。

然而就算再榆木脑袋的人估计也会疑问两句对方如此积极的用意,就更不用说并不愚钝的穆玄英了。他扪心自问过,他的事业才刚起步,外表看着也不像什么有油水可榨的富二代,这位头牌到底为啥非做自己生意不可,难道是因为他长着一副对方喜欢的长相?穆玄英在镜子前左看看右瞅瞅,觉得这理由他能接受,毕竟他在女同事之间受欢迎的程度他是知晓的,在这方面谦虚简直虚伪!一番自我肯定加臭美之后,他笑了笑也没怎么把调侃当回事,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R应该是因为一些更深层次的理由才接近他,他虽然不到阅人无数的地步,但自诩看人的眼光还算不错,回想起R和他说话时专注的神情,深潭般不见底的眼眸背后,确实存在着些耐人寻味的东西…

他承认撇开对方的职业特性来说,R这人也是有其独特人格魅力的,明明也没刻意去做高调的事,但光是往人群里一站,独领风骚的气质便是浑然天成,很吸睛也很不同,像是阅尽千帆后的沉淀,有着不符合年龄的见识。当牛郎却是大材小用了,穆玄英觉得R如果肯把人生规划改改方向,必是能成大事之人。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穆玄英自然也没免俗,但越是和R深入交流,思维和价值观的碰撞越是令他欲罢不能,在清楚认识到彼此是多么截然不同之后,唇枪舌战变成了家常便饭,即使彼此都是嘴皮子非常利索的人,结论输赢却也不可预料,在旁人看来他们关系曾一度降到冰点,结果没过两天他们便又像没事人一样,心平气和地同坐一张桌分享趣闻。不说受益良多,但穆玄英确实拓展开了视野,R带给他前所未有的观感,震撼着他的精神世界。很有趣,有趣到想天天向对方取取经,拌拌嘴,纠正纠正他过犹不及的论调。穆玄英乐此不疲,以至于后来的某天反应过来,他们的关系早已超越交易,而向知己迈进了许多。

拜家庭教育所赐,穆玄英从小到大的交际圈一直很单纯,往好里说成就了他如今身正心善的好品格,但一跳进社会的大染缸,工作上接触的人群充斥着不满、不公、怨恨等各种负面情绪,他才发现自己过往的阅历实在不太够看。不过或许是他天生长辈缘不错,身边但凡比他大点的,都很爱关照他,包括R也是,穆玄英总觉得他似乎并没有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已经有独立经济能力的成年男性,说话语气间偶尔就像在哄一个孩子,穆玄英曾把他这种行为归结为职业习惯,毕竟顾客都是女性嘛,宠溺中带点霸道难道不是时下最流行的偶像剧男主人设吗?耿直如他,他如实地向R反映了他的想法,R却只是看着他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神秘。

生意终归是生意,对方时间精力的付出也不是义务劳动,所以关于报酬相关,穆玄英还是要问清楚的,不过R对此的态度倒是不急,他们出去玩的开销基本也是随意分摊,随意到穆玄英都怕R忘了去记这笔账,R说等月底月结好了,结果到了月底他又说季结,等真过了三个月,R又表示干脆年结吧。 你说杀人给一刀也就结了,这盼不到底的事反而叫人有点慌,细想起来他甚至都没给自己定过一个大致的价码,万一到时候他狮子大开口搞得自己倾家荡产,他咋对得起泉下有知的列祖列宗呢?再说了,R怎么就那么有自信,他会和他持续这种关系那么久?虽然一开始搞乌龙招惹对方的是他自己吧,但后来被半推半就绑上贼船整件事,他直到现在还对谢叔叔的教导感到过意不去,R是一个意外,与他历来的人生信条相悖,却令他惊喜不已的意外。

反复的求证与询问当然不可能不引起莫雨的注意,毕竟是他一时心血来潮胡诌的身份,为了涉入穆玄英的生活圈才是真,他一直在思考的是跳出现今身份的时机,却没料到此刻的傻毛毛除了心疼他为数不多的小资产外还在纠结自己是不是变坏了,整日受着良心的谴责。莫雨估摸着自己果然一个人太久了,自我中心的习惯一时半会还真改不过来。

为了让穆玄英吃颗定心丸,R直接“坦诚”自己虽然一开始是奔着交易的目的而来,但后来是真心诚意想和他交朋友,因此并不想将彼此的关系止于金钱之上,言下之意就是谈钱伤感情,我们只谈感情吧。他的好意穆玄英当然是心领的,能有人愿意和自己以心交心,真诚以待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还别说,等感动的情绪下去了几天,穆玄英还真回过味来了,“既然你不图我钱,难道是图色?”撇开利益因素,他们似乎又比一般好友多了几分热络和黏腻,穆玄英半开玩笑地眨着眼睛向R问道。“如果我说是,你让我图吗?”R的回答几乎是脱口而出,就如他已经肖想了很久一样。“穆玄英愣了愣,低头扫了一眼他平坦的胸膛,似乎很疑惑自己有哪部分值得对方揩油。莫雨跟随他的目光来到他平整的衣襟前,微微起伏的呼吸动作把他衣服上的皂角香都带了几缕出来,他要图的东西说起来还真不少,特别是眼前这具温暖身躯里每时每刻都在鼓动的东西。

时间如指间沙,一晃眼就快到农历新年,因为老家就在本市,用不着跋山涉水的关系,越接近年关,大家都各回各家,事务就越清闲了起来。年夜饭自然是要回谢渊家吃的,小年夜的安排却与往年不同,他请了R到自己家来吃饭,这是他第一次请R到他的小公寓里来做客,比较穷酸地方小是一方面,另外就是以行动表示已完全接纳了对方,他并不是不好客,但也不至于会把各种社会关系带进自己的私人空间,随和与有原则是不冲突的。

两人在回家路上顺道买了些火锅食材,稍作清洗后摆盆上桌,围着中央正在冒着热气的小火锅,令平时颇为冷清的客厅顿时温馨了不少。

莫雨透过氤氲的蒸汽,瞧见电视柜上摆放着的一个相框,他的视力很好,所以一眼就认出那是他们小时候在孤儿院的合影。

穆玄英不用深究他的目光也知道他想问什么,他起身捧起相框往沙发里一坐,显露出一点不知从哪开口的踌躇。

相框和照片的年代一样久远,摆在房间里最显眼也最常看到的地方,却不意味着穆玄英会经常拿起来细看。听起来似乎在欲盖弥彰,然而现实就是他在面对照片中的人时总会产生难堪而又悲伤的情绪,他和R在一起时很少谈论莫雨,是默认的心照不宣,他很感谢R为他带来的美好时光,但深藏在心底的愿望其实一天也不曾改变,若此刻在房里陪伴着他的人真的是他的莫雨哥哥该有多好……

R悄无声息地来到穆玄英身边,穆玄英心下领会,开口说起了很多陈年往事,动情处还会一个人傻傻的笑起来,仿佛照片里的孩子会回应他似的,进行着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

秒针在墙上滴答奔走,莫雨慵懒地斜依沙发背,用手撑着脑袋从侧面注视着穆玄英,准确说是他的嘴唇,当那些他也同样如数家珍的记忆从穆玄英的舌尖蹦出来的时候,他发现兜兜转转那么多年,自己盼的不就是当下的这份惬意吗。他的毛毛很平安,很健康,依然在自己心里给莫雨留了处最独一无二的位置,他们不是只有过去,他们有现在,还有更长远的未来。

一向很随性的莫雨对此刻的欲望听之任之,动作不带犹豫地将穆玄英的下巴掰转过来面对自己,然后对着他的双唇吻了上去。

还沉浸在过往记忆中的穆玄英第一时间根本没意识到莫雨在做什么,他只觉近在咫尺的眸色变得更深更沉,仿佛平日里精心伪装的无害在匆匆褪去,露出本真而又赤裸的内里。直到嘴上的温度开始灼人,有一股力量准备撬开他的嘴巴跃跃欲试,穆玄英唰一下红了脸庞,终于想到了要挣扎退后。

“你!”本想好好计较一番的念头,在穆玄英看见手中相框的同时被掐灭了,以前并没有如此近距离地比较过,现在与相片中人长相有8,9分相似的脸就在跟前,怎能叫他无动于衷。穆玄英不由自主地把照片又放的更近些,来回比较两者的不同,但他越比就越心慌,连刚才羞怒的脸颊也被青白刷了好几个来回,回忆起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串联起一系列不对劲的线索,他脑中突有一灵光乍现,然后胸膛便开始剧烈的起伏,某个答案直待呼之欲出。

“你…你到底是谁?!”穆玄英惊疑不定地攥紧面前人的衣领,太过复杂的情绪已让他的脸上做不出任何反应,所以即使心跳的声音在干扰他的耳膜,他面上依旧茫然一片。

莫雨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又抛回来另外几个问题:“你希望我是谁?你看我的时候是在看谁?”

语气仿佛情人的耳语般温柔,手上的劲道却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强势,穆玄英整个人仰面朝天地被压在沙发上,被莫雨禁锢在双臂之内。

“你会不会像当时推开他那样推开我?”

此话一出立即引来穆玄英近乎崩溃的表情,这是他前段人生中不可触碰的禁区,对方明知道他有多痛苦竟还故意用这种颠倒黑白的说辞,他非但没做过这种事,还试图重新冲入火场去找莫雨,然而再多的辩驳也是枉然,间接的牵累就不是牵累了吗?R用着几乎和莫雨一模一样的脸,声讨他的罪孽,原来他始终是恨他的吗?恨他害了自己,恨他丢弃了自己!

穆玄英的眼眶中已有些晶莹在闪烁,莫雨轻柔地用指腹抹了一把后放到唇间浅尝辄止,内心除了没有丝毫愧疚之外反而还多了几分得意洋洋,时至今日,能惹他哭泣的人依旧是自己。

他对自己长歪的恋爱观十分不以为然,自从家破人亡那天起他的世界就小的只够容纳一人,每天睁眼希望看到的是他鲜活打拼的身姿,每天闭上眼则希望看到他只对自己展露的笑脸。每天想着想着,便成了一种执念,那是他人生中好几次游走在生死边缘而最终能脱险的唯一动力。过去的经历造成了他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的性格,这点毋庸置疑,照片中的那个“莫雨”确实已经逝去在茫茫人海,要让现在的穆玄英怎么接受他已经变成了个恶人的事实也着实费了他一番心神,破而后立还是破罐破摔?既然终究逃不过一个破字,又何苦纠结那么多呢?

莫雨觉得自己或许真的不懂什么是爱,他认为“只是仅仅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幸福自己也就幸福了”这种话纯属狗屁,对方的幸福他能给予,而对方的痛苦也只能由他来给予。如果这也能称之为爱的话,那就是了吧。


评论(14)

热度(50)

  1. 百日莫毛溺水傀儡 转载了此文字
    雨哥掉马。😝要给毛毛很多的痛,还有痛过后浓烈的爱。́ ❣ ɢοοפ ́☀
© 溺水傀儡 | Powered by LOFTER